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百零二章 宣战
一本读|WwんW.『yb→du→.co
    坦白说,隆真一度怀疑这消息是不是假的,战机这东西稍纵即逝,圣主一死,九神的大兵再压境,内忧外患下刀锋必然内乱,连他这主和派都认为这机会千载难遇,而父皇一代天骄,何等的雄才伟略?怎会舍舍这么好的吞并刀锋的机会?

    可消息是崔公公亲手交到他手里的,这位崔公公跟随父皇已有六十年,从隆康大帝出生那刻起,就已经是他陪在身边,因此隆康对他的信任,绝对还要更胜过对那几个亲儿子的信任程度。https://m.88quanben.com/

    并且别看这老东西只是九神深宫中一老仆,可实力之强,却是连天剑隆惊天都十分忌惮,足以用深不可测来形容,甚至有传言说连隆康大帝都是这崔公公教出来的,即便说他是当世又一位龙巅,恐怕在九神高层都绝对无人质疑,毕竟所谓当世六大龙巅的排名是刀锋那边搞出来的,海族两位、刀锋三位,堂堂最强的九神,用一己之力就压着刀锋和海族的超级帝国,在那龙巅排名上居然只有一个,你敢信?

    所以按兵不动的圣谕是必定不会有假的,但是……为什么呢?

    没人敢抗拒隆康的意愿,出兵的计划暂缓了下来,隆真、包孕满朝重臣,这段时间也都在琢磨揣测着,是不是这其中有什么本身没看懂的局势?也或许隆康大帝的意思是想等刀锋本身先乱?

    可现在一个多月过去了,刀锋那边预计中的内乱并未到来,反倒是因为几项新政的改革,上上下下一片齐心协力、欣欣向荣之态,无论是商业经济、符文科技、圣堂人才储备等等,只短短一个多月都有了庞大发展和长足进步,更神奇的是阿谁鬼级进修班,竟然已经培养出了第二批龙级,一出就是七个,其中甚至还包孕了两个兽人……

    等这些消息一一传回九神时,无论是监国的隆真,亦或是下面的重臣,这可真的是都坐不住了,这才多久?一个多月罢了,就多了七个龙级。

    那是龙级啊!无论放眼刀锋还是九神,龙级都绝对已经是国之重器,以前九神能压着刀锋,最大的优势之一,不就是龙级比他们多吗?可要是照这速度下去,刀锋一年之内怕是要多出二三十个龙即,直接反超九神的最大优势,那还谈何吞并刀锋?谈何统一天下?

    别说什么半神龙巅无敌,两边的龙巅都属于‘核力量’,除非到了亡国灭种的地步是不可能直接参战的,不然那就不是什么彼此征服的问题,而只能是彼此毁灭了。

    毕竟刀锋也有龙巅,就算帝释天这些人打不过隆康,可都有各自的保命手段,也可以望风而逃,你既杀不了人家,人家却可以满世界乱窜,动不动就绕你后方屠你一城,你能拿人家怎么样?

    所以真正大战的主力还是得看龙级,别的经济、符文发展迅速也就罢了,但刀锋现在连养龙级都跟种大白菜一样,动不动就是七八个,这谁受得了啊?要是再这么按兵不动下去,那等今后隆康大帝百年归去,又或是成神后破裂虚空,九神恐怕就真得反过来面临亡国灭族的大劫了。

    不克不及再按兵不动了,不管隆康大帝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想法,眼下的九神仍旧还能压制刀锋,但绝对不克不及再坐视刀锋继续发展壮大了。

    众人今日联名上书,求告隆康接见,便是为此,今天无论如何也要请父皇收回成命,无论如何也要请父皇下令进攻刀锋!当战事告急,大军压上,刀锋那刚刚启动起来的发展机器就得停摆,而只要被拖入战争的泥潭,三个月内,就能让刀锋现在的繁荣和团结随之破裂,放大他们之间的矛盾,让他们原形毕现!

    隆真正在心里反复琢磨着来此之前写好的谏言,带路的老仆崔公公则已经停了下来。

    眼前是一座郑重的大殿,尽管大门紧闭,但殿门上方挂着的‘庆隆殿’三个大字,仍旧是将一种浩然郑重的威信气息散布开来。

    众人齐齐停步,只听崔公公说道:“主人有令,有什么事儿,就在这里说吧。”

    庆隆殿外,隆真从刀锋这段时间的发展速度、龙级的增长速度等等各方面说起,事无巨细,报告请示得十分详尽。

    立刻则是隆翔,蒲野弥这段时间的战果也是显著,刀锋那边的情报刺探不说,在九神内部也挖出了不少暗藏的大鱼,当然,重点不是报告请示成就,而是着重点出比来刀锋的谍报活动有多频繁。

    随便是九神兵马大元帅的乐尚,隆康此前虽有命令按兵不动,但刀锋那边却是防范于未然之心,一直在往边界增兵,九神自然也要做出相应的派遣以为应对,如今在龙城、沙城、南乌峡谷、月神森林、大荒山脉,这几处是对峙最紧张的地带,两边驻扎的兵力总和已各自超出了五十万之众。

    兵多了不免就会拉出来练练,你练我也练,两边的军事演习都不少,彼此间自然也就不免发生一些摩擦,于是短短一个月内,小规模的冲突战事已经有了十几次,随时都有可能演变为一场大战。

    最后则是黄金海龙王,美人鱼和鲲族将月亮湾让给了八部众,等若是钻空子切断了九神和海族之间最直接的联系,这既是在帮刀锋,也是在遏制海龙族和九神之间的联系纽带,无论对九神还是海龙,都是损害极大的,而作为九神如今最铁杆的盟友,海龙一族已经做好了一切向美人鱼和鲲族开战的准备,只等九神这边一声令下了。

    没人提及此前的那纸诏书,那等若是在质疑隆康大帝的决策,激怒了这位半神,即便是太子隆真恐怕都没有活路,但每个人的话里话外却又都在暗示着刀锋联盟可怕的成长潜力,以及对九神的敌视态度。

    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等最后一个黄金海龙王说完,大殿里仍旧是安安静静的,没有半点反应。

    众人不由自主的朝台阶上束手而立在一旁的崔公公看过去,却见那老仆佝偻着身躯,眼神半眯,毫无半点表达。

    没人敢催促,也没人敢问,只好就这么干站着,隔了许久,才猛然听到那大殿中有一个淡淡的声音传出来。

    “给了他时间修行,却偏要浪费在琐事上,不务正业、让人失望……真是不识抬举!”

    这声音正是隆康的,淳厚绵长,宛若洪钟大吕在你心中缓缓撞响,震撼人心,只是……

    众人都是听得一怔,修行?不务正业?这是在说谁?

    “崔元。”

    那阶上老仆立刻跪伏下去,浑浊的老眼中精光微微一闪:“老奴在。”

    “前往月亮湾,制衡帝释天,让他无法离开曼陀罗半步。”

    众人都是听得心中一凛,早就怀疑崔元这老仆是龙巅,现在隆康大帝一句话算是给他坐实了,可以用一己之力就制衡帝释天的人物,那能不是龙巅吗?而只要有一位龙巅在曼陀罗附近徘徊,帝释天就无法离开曼陀罗,不然老巢就得丢,那可是帝释天绝对不克不及承受的后果。

    “老奴遵命!”

    “海龙王。”

    “小王在!”

    “出兵阿隆索,不求取胜,但拖住两族主力,不让海族助刀锋一兵一卒之力。”

    海龙的实力在美人鱼和鲲族之上,但同时面对两族,没有取胜的可能,不过单单拖延的话却是毫无问题。

    “是!”

    只用了一族外加一人,就将刀锋的三大助力全部按死,隆康的声音愈发威信:“九神上下听令。”

    殿下众人立刻全部跪倒在地。

    “调集一切可用力量,隆惊天为帅,喊话刀锋人,让其交出所有天魂珠,不然一个月后,大军压境,势必踏平刀锋、鸡犬不留!”

    ………………

    九神有蒲野弥,刀锋有李圣,都是顶尖的谍报系统,因此无论对九神还是刀锋而言,彼此大军的调动都是绝对不可能瞒得了人的。

    只不过短短三天时间,九神各地已有大约六十万大军聚集,加上北兽部族、高岗部族、铁矿部族等等四十万联合军团,预计将在一个月内开拔布防到边境沿途三千多公里的数十个重镇险关,加上九神边境本已陈列的数十万大军,其总兵力将达到了惊人的一百五十万之众,只多不少。

    同时,上百艘齐柏林三代飞艇,近十万门各类型号的重型符文魂晶炮,近千万担负后勤运输线的兽奴,堪称整个九神帝国倾力而出!

    这还只是底层的兵力,往高层看,九神的边境现在已知的龙级高手已经有二十六位之多,这还并不包孕如今在九鼎城坐镇指导的天剑隆惊天、兵马大元帅乐尚等人,而等这批指导层、以及一些隐藏的龙级也齐聚边关的话,九神这次派出的龙级恐怕将接近四十位之多,这明显已经超出刀锋此前对九神龙级强者的数量统筹了,也大大超出刀锋现在的龙级总数。

    如此阵容、如此兵力,这是整个九神都倾巢而出了啊!甚至比起两百年前九神和刀锋的圣战都还要犹有过之。

    这可绝对不会是什么威吓和演戏,毕竟单单那百万大军的调动,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就将无法计数,每天消耗的金钱也是足以让最强大家族都要仰望的天文数字,若不是为了灭亡刀锋,不可能有这样的手笔。

    一张张的消息像雪花片儿一样飞进刀锋城和圣城,圣光圣路上还在粉饰安宁,天天报道的都是各地商业中心的建设进度,都是各地圣堂的欣欣向荣,可在刀锋议会、圣城元老会上的那些高层们,这些天早已是火烧屁股一样的坐立不安,有种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感觉。

    此前不是没人预料到九神的大举南下,可人人都抱着侥幸心理,格外是前两个月,圣主刚死,刀锋内部人心动荡,九神假若要南下,那时候就是最好的时机,于是刀锋一边发展新政的同时,一边往边境大量增兵,就是为了虚张声势、恐吓九神,偏偏那时候的九神没有动;

    于是刀锋的高层们渐渐心安,一边停止了虚张声势的边境增兵,一边将注意力和重心转移到了新政的推广和经济复苏上,可没想到现在刀锋内部已经渐渐不乱下来,九神那边却猛然动了……

    最害怕的事儿,毕竟还是发生了,但说实话,九神这样的操作着实是让人有点看不懂。

    最有利的时候不出兵,却偏偏挑了一个中下乘的时机,这可不太像果决的隆康大帝作风;此外,九神的大军调集虽然瞒不过刀锋谍报组织,但如此大张旗鼓调集兵力的同时,还同时喊话刀锋,说‘我一个月后要来打你’,就这么光明直白的直接叫阵,一点战略战术没有,这、这不科学啊!

    这是要干嘛?打心理战吗?想让刀锋人觉得九神已经胜券在握了,才敢这么嚣张?

    至于对方喊话所说的‘交出所有天魂珠’云云,刀锋人并没有将之真当回事儿的,不就是千珏千给了王峰三颗天魂珠嘛,又不是九颗齐聚,值得九神耗费天价的国力去调动百万大军?

    再说了,这三颗天魂珠一直都在刀锋联盟,隆康真要是那么想要,早就出兵威胁了,哪还用比及现在?

    这种话,在所有人眼里都不过就只是战前喊的一些惯例标语罢了,比如‘某某国王,我看你不顺眼,你马上自杀谢罪,不然我踏平你王国’之类,你一国之主真要是因为这么一句话就畏惧自杀了,他会退兵才怪,要是不趁你王国内群龙无首、士气全无的情况下直接将你拿下,那都对不起你这一国之主那拙劣的智商。

    所以,交出天魂珠什么的必定是不可能的事儿,别说王峰不可能交出这样的异宝,就算他肯交,刀锋议会也不会答应,那跟还没开打就本身颁布发表打不赢、怕了九神有什么区别?

    只是,面对那四十龙级,百万大军,刀锋该如何抵挡?

    ‘交出所有天魂珠,不然一个月后,大军压境,势必踏平刀锋、鸡犬不留!’

    一份儿檄文摆在王峰的眼前,只看了一眼,王峰微微一笑。

    圣子只是王峰在圣城的职务,在刀锋议会他当然也有个职位,极光城议员,兼刀锋副议长。

    “措词还挺干脆的,像个枭雄的风格。”王峰将这檄文放到一旁,笑着说道:“行,我知道了,你先去吧。”

    这淡定的态度,只看得巴巴赶过来传讯的巴尔克呆了呆。

    这消息前天就已经传到刀锋城了,议会那边早就已经闹翻了天,连夜紧急开会,可议长雷龙直接联系不上,如今最有威望的副议长王峰则又还在从圣城返回的途中,以至于议会大厅那帮人吵了两晚上都没个结果,结果今天好不容易总算把王峰盼来,眼巴巴的第一时间给他送来这火烧眉毛的九神檄文,结果就这态度?

    “王、王议长,你刚回来可能还不太清楚情况。”巴尔克定了定神,这才接着说道:“且先不说九神那边的压力,光是咱们议会内部,这两天就已经先本身乱了阵脚了!议会大厅里不时刻刻都在吵,主和的、主战的都有,不颁发意见的更多,咱们本身内部的意见现在都没法统一,闹得都快先要到本身崩溃的地步了,咱们……”

    “不急。”王峰微微一笑,慢悠悠的喝了口茶,这段时间他基本都是在圣城和刀锋城之间两地来回的跑,跟这些议员已然混得很熟:“我这还有些别的事儿要先处理,议会那边,要吵就让他们吵着吧。”

    不、不急?就这还不急呢?这特么都已经十万火急了好吗!

    可副议长已经发话,巴尔克嘴巴张了张,表情一呆,发现本身压根儿就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打发走了巴尔克,挥退摆布的侍从,王峰才又将目光投向那张笔迹苍劲的九神檄文。

    坦白说,在旁人看来,这份檄文所传达的信息相当简单,就俩字儿:宣战。

    可在王峰眼里……

    隆康对统一天下没兴致,王峰很必定这一点,踏足半神的境界后,那种犹如与整个世界都脱离开的感觉,哪怕王峰只是偶尔利用天魂珠去感受,都会不由自主的升起一种看破红尘的感觉,何况是踏足半神境界已经足足数十年的隆康?

    要是不时刻刻处于那样的一种心绪下几十年,那恐怕对这个世界是真的很难再生出什么情感和眷念了,反倒是对隐隐约约中所看到的另一个世界生出无限的向往。而什么一统天下之类的想法,在这种超脱世俗的思想下会显得无比的微小,大概就和无聊时玩玩游戏差不多,可玩也可不玩儿的区别。

    所以踏平刀锋之类的说法明显不会是隆康真正的述求,他只求与势均力敌的半神一战,要么感悟超脱、要么战死解脱。

    先前的按兵不动,那是隆康在等着与他一战,给他成长修行的时间。

    可没想到王峰完全不修行,反而是成天处理刀锋、圣堂的各种琐事,所以隆康不耐烦了……让隆惊天带领大军压境是在给王峰压力,毕竟以如今九神和刀锋的表面实力对比来看,除非王峰完全巩固半神境界,不然别说他现在只是接近龙巅,即便到了龙巅,在战场上也顶多只是和隆惊天互相牵制罢了,刀锋只能节节败退、直到亡国灭种。

    而点明天魂珠的意思也是一样的,只是更加极端,那是在告诉王峰,你要么抓紧时间修行与我决战,要么就交出天魂珠,他隆康干脆拿着九颗天魂珠重新去培养一个对手……

    王峰淡淡的看着,这也太急了些。

    这段时间处理刀锋的琐事儿是费时间,但对修行无碍,毕竟虫神种的修行就是这样,打好‘巢’养着就行了,压根儿就不消什么专门的冥想又或苦修。

    此时在他的神识中,七颗天魂珠围绕着中心的那颗一眼天魂珠缓缓螺旋,组成天魂法阵,有无尽的半神力量从那天魂法阵中散溢出来,沉淀在王峰的识海下方。

    而在那力量沉淀之处,从神龙岛带出来的九龙鼎正笼罩于一片氤氲之中,从天魂法阵中涌出来的半神力量就像是**一样包裹着它,从那九龙鼎身上的一百零八个孔洞中缓缓流入进去,而在那享受这力量精华的九龙鼎中心处,一只厚厚的金黄色虫茧正微微闪烁着,闪烁的频率宛若脉搏,缓慢而匀称。

    天魂珠、九龙鼎,这就是王峰修行的核心所在,混沌胎茧法。

    其实只要有五颗天魂珠,可成天魂法阵,配合上九龙鼎就已经可以进行这样的胎茧修行,也是王峰在神龙岛上最大的收获,不然怎可能出了神龙岛就直接迈入龙中,要知道即便是众人中天赋最强、修行最苦、在岛上奇遇最多,还直接吸收了黑龙的黑兀凯,和王峰同样的修行时间,也不过只是龙初罢了。

    而眼下八颗天魂珠,速度比之五颗天魂珠时简直就是几何倍增,只这短短一两个月的蕴养,王峰感觉本身已迈入龙巅,就算是那对一般人来说遥不可及的半神境界,恐怕最多也不过只是半年的时间罢了,届时茧破化蝶,自是一飞冲天!

    “半年……”王峰收回了内视的神念。

    坦白说,如果是还没领略过半神境界的王峰,或许会叫停这场战争,毕竟他从来就不喜爱杀戮,可以直接告诉隆康,以停战为条件,与他来个半年的决战之约,那正是隆康所期望的。

    但毕竟已经踏足过了半神的领域,既然已经站过了那样的高度,这世间的很多事儿在眼中其实就已经没有了奥密可言,也能轻易就看得更宽、看得更远,王峰很清楚,现在叫停战争已经迟了。

    以他此前的表示来看,隆康未必会相信他的承诺,其次,对隆康来说,战争也好、杀戮也罢,甚至就算九神输了也好,他其实压根儿就都不在意,他只是想要一个半斤八两的对手,而王峰如果表示出任何一丝的着急,那只会让隆康觉得这招有用,反而变本加厉,以求更加刺激王峰迅速的进步。

    此外,更紧要的是两边的边境大军已在对峙中,无论九神还是刀锋,其实早都已经有一大批人在摩拳擦掌的等着大战一场、为本身博取个荣华富贵了。

    这个世界有太多好战者,更有无数野心家,格外是对不时刻刻都不忘天下一统的九神而言。

    人心是最不可控的,因此即便是两边高层下令不打,可他们也绝不会甘心,必然会千方百计的在边境制造出各种冲突,然后追步升级,将这场战争颓畀起来。

    口头的直接停战必定行不通,要想把杀戮和战争掌握在最小的范畴下,那这一战就必需打,并且必需赢。

    以战止战,只有用实力把九神那些野心家和好战分子都震慑住,边境才能真正的安宁,至于隆康,不消在意他,等这场隆康想象中的‘试探’结束,也差不多该到决战的时候了。

    “那就玩玩吧。”王峰笑了笑,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话音刚落,门外已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嘭!

    房门被人一把推开,一个小丫头神采飞扬的出现在门口。

    现在的王峰在刀锋联盟已然是如日中天、名望无双的第一人,毕竟不论自身实力还是背后的帝释天,刀锋联盟早已不再作第二人想,又是圣子兼议会副议长,敢这么直接推他大门的,整个联盟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老王,让你给我带的圣甲油呢?”温妮一进门就两眼放光,一边喋喋不休的念叨道:“你说你搞了半天什么商贸中心、商贸网络,结果连个隔壁圣城的一个破指甲油都流通不起来,修那么大一个商场立在那里光卖些草纸有个屁用?还让老娘守着,我跟你说,这段时间简直闷得我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不可,这次你说什么也得让我和黑兀凯换换,要不和范特西换换也行啊,极光城好歹也是老娘的第二故乡嘛……”

    玫瑰九龙现在都是王峰麾下的绝对核心,各有分工,刀锋这边需要个坐镇的,李家在刀锋的人脉毕竟比其他人广、和各方议员也熟,因此只能是温妮在这刀锋城里坐镇了,顺便监管一下刀锋城正在修建中的商贸中心,可就李温妮这性子,哪是坐得住的?这段时间在刀锋城早就已经呆腻了,要不是王峰说话还算管用,恐怕早都暗暗本身溜掉。

    说话间,玛佩尔也在王峰身旁悄然而立,刚才是王峰让她去叫的李温妮,血蜘蛛现在早已进化,直接往刺客的极端发展,神出鬼没的,就算是敏锐如王峰,有时候稍一隐约,都会被玛佩尔那悄然无声的动作瞒过,根本不知她何时来、何时去。

    “看你就是呆腻了,这次回来就是给你换岗的。”王峰笑着说道:“都给你安排好了,一会儿你就可以直接出发,包管你够刺激。”

    “真的?!”温妮只听得两眼放光,只要不让她留在这里和一堆老头子打交道,那随便干什么都行:“去哪里?做什么?”

    “在那之前,我得先和你说另一件事儿。”

    “啧!吊胃口不是?赶紧的!”

    “李猿飞被抓了,在九鼎城。”

    “小老八?我信你个鬼,那家伙贼精,要往人堆里随便一扔,就算让我贴脸都认不出他来,他能被抓?”温妮白了王峰一眼儿,可见王峰却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仿佛终于是感受到了那股冷意,温妮微微一怔。

    如果说李扶苏是李家最擅长刺杀的刺客,那李猿飞就是李家系统里有史以来最有天分的间谍伪装者,装什么像什么,老爷子曾说这天下没有能关得住李猿飞的牢笼,易容术也是天下无双,这样的人会被九神的人抓到?

    再说了,这种事儿真要是发生了,李家绝对第一个知道,哪有李家都不知道,王峰反而知道了的道理?

    可看王峰此时的表情却并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温妮没有再调侃,眉头开始微微皱起。

    “李家早就知道这事儿了,大约五天前,你父亲就已经收到了李猿飞的一只手。”王峰淡淡的说道:“是野组的人寄过去的,没有对你们李家提任何条件,只是表达,一个月后李家会收到李猿飞的另一只手。”

    温妮的脸色此时已经沉了下来,王峰以前是爱和她开玩笑,但上了神龙岛后就已经很少了,更不可能拿她亲哥的事儿来乱说。

    一个月一只手,这种手法李家经常玩儿,说是围点打援也好、陷阱也罢,想用李猿飞钓来更多李家的人,不过乎就是那么回事儿罢了,这种手段看似低级无脑,但却简单有效,但凡是重视亲情的人,恐怕都无法坐在家里等着每个月收点家人身上的零件,那种日子简直是度秒如年,所以明知是陷阱,大部分人也得往里面跳。

    “我家老头子什么反应?”

    “没反应,不过据我所知,你三哥李轩辕仿佛已经暗暗去了。”

    “……八哥被关在九鼎城?”温妮的声音已经彻底冷了下来,人在九鼎城的话,李家八虎就算一起去也没半点用处,八个鬼巅能在九鼎城做什么?更别说其中最弱的李轩辕了,除非是她这龙级出马,那多少可能还有点希望:“王峰,把玛佩尔借我!”

    “你想去救人?”

    “你难道觉得你能阻止我?”

    “这就是你父亲和兄长们瞒着你的原因。”王峰叹了口气:“且不说九鼎城里有隆康,传闻中刀锋还有两大龙巅也在九鼎城中,龙级更是近十位之多,既然抓了李猿飞又不杀,自然是在等着你们李家的人去救,你如果去了,就算加上玛佩尔,那也只是白送罢了。”

    “可你没有瞒我……你不怕我去白送?”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味的瞒着你不是什么好办法,很快你还是会通过其他渠道知道的。”

    温妮盯着王峰看了数秒,缓缓说道:“你既然告诉我这事儿,想必是有什么救人的办法了?”

    logo:zw81200303u:logo
友情链接:欧洲杯投注  广东11选5  体彩排列5  王者荣耀下注  重庆彩票  电竞菠菜  体育彩票软件  有料体育  官方PC蛋蛋  东方6+1  UFC押注  白小姐六肖选一  电竞菠菜  足球竞彩软件  澳洲幸运10  欧锦赛投注  有料体育  欧洲杯投注  三分赛车  真人平台  真准网  七星彩  真人平台  官方PC蛋蛋  欧洲足球锦标赛  重庆彩票  体育彩票软件  真人平台  体彩排列5  真准网  真人平台  官方PC蛋蛋  体彩排列3  七星彩  欧洲杯投注  UFC押注  真人平台  UFC押注  欧洲杯投注  菠菜软件  有料体育  澳门六下彩  官方PC蛋蛋  真准网  澳洲幸运10  彩合网  王者荣耀下注  足球比分网  欧洲杯投注平台  欧洲杯下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