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08节 三宝
一本读|WwんW.『yb→du→.co
    “小宝是谁?”安格尔迷惑道。https://m.88quanben.com/

    智者主宰:“你可以当成之前你们看到的阿谁洞口。”

    听到这个回答,众人面面相觑,表情皆带着微妙。一个洞口居然有名字?并且名字还这么的,嗯,可爱?

    话说回来,智者主宰对小宝的描述,不像是一个单纯的洞口,更像是某种有智生命?或者机关傀儡?

    智者主宰也注意到众人仿佛对“小宝”这个名字的迷惑,他本来不打算多说什么,但他猛然想到一件事……

    或许这是一个很好的解说机会?

    智者主宰思考了一下措辞,道:“你们仿佛对小宝的名字很在意?它如果知道你们的反应,估计就算大宝不阻拦它,它当初都会一口把你们吞掉。”

    “大宝?小宝?该不会还有中宝吧?”多克斯吐槽道。

    智者主宰斜睨了眼多克斯:“中宝倒是没有,不过有二宝。”

    安格尔:“我们并非对它的名字有恶意,只是没想到一个洞口也有如此可爱的名字。”

    “它们可不是一般的洞口。”智者主宰颇有深意的看向黑伯爵:“如果真是一般洞口的话,你们又怎会一直监察它们的动向?”

    黑伯爵:“有怀疑,自然会想多熟悉。”

    智者主宰:“这也正常,不过你们在注视小宝的时候,小宝也在注视着你们。你们以为那是洞口,其实那是它的眼睛、它的嘴巴、它的耳朵,甚至于说,是它的兵器。”

    安格尔:“它是炼金造物?”

    智者主宰摇摇头:“不是,它是有身体的,你们不是已经见到了吗?”

    见安格尔还有迷惑,智者主宰却没继续说小宝的构造,而是回到了之前的问题:“你刚才说它的名字‘可爱’?”

    安格尔:“有问题吗?”

    智者主宰:“当然没问题,我也觉得这名字很可爱。不过,小宝可不喜爱别人说它名字可爱,它更巴望拥有一个威信霸气的名字,一旦听到别人说它可爱,它可是会把人吞下去的。”

    智者主宰说到这时,笑眯了眼:“这个行为,是不是更可爱了?”

    安格尔:“……”我们对可爱的明白是不是有点差距?

    智者主宰自顾自的继续道:“小宝的全名,叫做目小宝。它的两个哥哥,就是我之前提到的目大宝、目二宝。”

    “比起成熟稳重的大宝,深沉安静的二宝,小宝的性格相当的顽皮。这或许是因为,它是最小的孩子,更加的受宠?”智者主宰:“它的母亲很宠爱它,当然,我也很宠它,毕竟是我看着长大的,所以它偶尔恶作剧一下,我也能容忍。”

    “说起恶作剧,我猛然想起一件有关小宝的趣事。”

    智者主宰的言语很随意,仿佛真的在说一件趣事,但在无人察觉的内心世界里,智者主宰却是紧绷起了心弦,开始更加谨慎的组织起措辞。

    务必让他接下来说的事,显得很随性……绝对不克不及让他们看出来,他其实很在意。

    “趣事?”安格尔很“识相”的问道。

    “没错。我记得你之前说过,西西亚给你们看了我的研究课题?”

    安格尔点点头,虽然智者主宰说的不太对,他在遇到西西亚之前就在杂志上看过这份小众的课题,但什么时候看,这应该不太紧要。

    智者主宰:“这份课题,是我研究的关于巫目鬼生态课题中,最不起眼的一份,最没有价值,但也是最有趣的一份。”

    “我倒是觉得很有价值。”安格尔也不是恭维,他认同《记录巫目鬼交融的不同姿态》这个课题不起眼,但说它没有价值,安格尔却是不同意。

    正是因为有了这个研究课题,这才让安格尔在不惊动那只爱美的巫目鬼情况下,得到了属于木灵的银色挂饰。

    能登上《不起眼的巫师小妙招》专栏的课题,就算不起眼,但也是“小妙招”啊。

    “你觉得有价值?”智者主宰愣了一下,露出了悟之色:“也对,年轻气盛,喜爱这种‘有趣’的课题,倒是能明白。”

    安格尔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直到智者主宰莫名其妙的眨了刺眼,他才恍悟,智者主宰仿佛误会了什么……

    安格尔刚想解说,却见智者主宰露出了好整以暇的表情,仿佛就等着他解说。

    在那慈祥的微笑中,安格尔读出了一句话:解说吧,随便解说,我懂,我信。

    安格尔生生的将解说的话,噎在了喉咙里。算了,误会就误会,真解说的话,也就意味着他“听懂”了智者主宰的言下之意。那还不如不解说,就当智者主宰真的在夸他“年轻气盛”,没有隐含寓意,虽然这也不是什么好话。

    安格尔不接茬,智者主宰也无所谓,早就整理好措辞的他,继续道:“说回来,这份有趣的课题,因为没什么价值……我个人觉得没什么价值,但有趣的课题我乐乐怎么行,当然要分享给其他人。”

    智者主宰:“所以,我决定把这个课题投给了某个杂志社。”

    “不过,投稿这种小事我自然不会亲自过问,我就将原稿交给了小宝,让它去办这件事。没想到,杂志社那边联系,需要一个笔名,小宝那家伙……唉。”

    智者主宰叹了一口气,用一种“老父亲溺爱熊孩子顽皮”的表情说道:“没想到,小宝顽性起了,没有经我同意,就取了一个它暗里和兄弟称呼我的绰号。”

    智者主宰说的很随意,但“没有经过我同意”以及“小宝取的”这两个重点,他刻意表示出了无奈的表情,深化众人的印象。

    “这才有了阿谁有点稀奇的……笔名。”

    听完智者主宰的话,其他人没有什么表情,倒是多克斯一脸恍悟:“本来蓝胖子的名字是这么来的。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智者主宰笑着看向多克斯,眼神里充满了慈祥。

    多克斯却莫名感觉背脊一阵发冷,不由自主的道:“没,没什么,就是这名字还怪好听的。”

    安格尔看着多克斯猛然变得结巴,忍不住在心中暗忖:连智者主宰本人都不忍说出来的笔名,多克斯脱口而出,不被惦记才怪。

    是的,其他人有没有发现智者主宰对笔名的在意,安格尔不知道,但安格尔是发现了的。

    早在最初见面,智者询问安格尔从西西亚那里得到什么情报时,安格尔就注意到,当他说到智者主宰的笔名时,智者主宰那自然的心绪。

    彼时,智者主宰还不知道安格尔对心绪有超越常人的感知,所以没有遮掩,被安格尔一览无遗。

    后来,智者主宰主动掩饰心绪后,安格尔才开始慢慢的无法探查他的心绪改变。

    但安格尔记住了,不要在智者主宰面前提到笔名。

    这回,智者主宰主动提到那篇研究课题,安格尔最开始还有些迷惑,到了后面,智者主宰通过小宝的顽皮,引申出投稿事件,解说本身笔名由来,安格尔这才明白,智者主宰估计是不甘心被误会,抓到机会就要解说。

    可就算解说时,智者主宰依旧避开了笔名,可见他对笔名有多在意。

    这时候多克斯偏偏撩拨到了虎须,只能为他哀叹。

    不过,安格尔也只敢在心中哀叹,面上依旧是随大流的,一副“这笔名本来是小宝做的,果真很顽皮”的“看熊孩子热闹”的样子。

    智者主宰也实在没有发现安格尔其实已经堪破了他的内心戏。

    在暗暗记下了多克斯后,智者主宰立刻转移了话题:“小宝的顽皮事还有很多,这些只是冰山一角,不值一提。”

    安格尔在心中默默道:不值一提,那你还提了。

    “说回正题,你刚才的猜测是对的,但也不完全对。”智者主宰看向安格尔。

    “你说目小宝这个家族是她的棋子,这个定义算是对的。因为这一个物种,就是从遗留地里出来的。很有可能,是‘她’从某个世界里带出来的。”

    “但是,这个家族并非所有成员都算她的棋子。”

    安格尔:“小宝不是她的棋子?”

    智者主宰:“小宝听她的话,但也听我的话。”

    这句话的意思也很明白,小宝就算真的成为‘她’给安格尔等人制造的考验,智者主宰也有办法让小宝听他的话。所以,小宝可以不算她的棋子。

    安格尔:“那她的棋子是……?”

    智者主宰的回答非常隐晦:“无论大宝、二宝还是小宝,其实都是小洞口,你们一路上应该都遇到过。”

    “你们真正的考验,是一个大洞口。”

    大洞口?安格尔眉头皱起,他记得之前智者主宰仿佛提到过一个存在:“它们的母亲?”

    智者主宰没有说是,也没有说否,而是讲解起它们的母亲来。

    “它们的母亲,名字叫做幽奴。是一个比它们更大的洞口,如果它全力施为,甚至能吞掉小半个地下水道。”智者主宰:“它的吞没,非常的特别,无视一切防御,只要你处于它吞没的范围,实力再强也没有用。”

    “而被它吞没的东西,只有它本身,以及遗留地的她,可以放出来。就算是我,被吞了也一样。”

    智者主宰虽然没有明确说考验来自幽奴,但是,他都开始描述幽奴的能力来了,众人基本能确定,幽奴极有可能成为她阻拦众人的一环。

    多克斯:“那只要不经过它所在的范围,不就没问题了?”

    智者主宰:“小宝、大宝、二宝都能封闭洞口,你觉得它们的母亲不克不及把洞口封闭,隐藏起来吗?并且,我之前说过,它的吞没范围非常大,它如果在你们必经之路隐藏起来,你们能发现它吗?”

    多克斯:“那它就没有弱点吗?”

    智者主宰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安格尔:“这个,就是你的考验了。”

    莫名被盯住的安格尔,一脸的迷惑:“我的考验?不是我们的考验吗?”

    智者主宰却并不回答,而是用感慨的语气道:“幽奴,比大宝他们陪我更长时间,它对地下水道的贡献非常的大,它其实很听我的话,只是……”

    智者主宰没有将话说完,但众人都猜到了未尽之言。

    幽奴听智者主宰的话,但它,更听她的话。

    “我能告诉你们的只有两点,第一,我的大殿经过了改造,它不会来我的大殿,也不会穿过我的大殿。第二,它处于隐藏状态时,并不克不及张开太大的口,不过占满走道是没问题的。它现出真身后,张口的速度也有限,并不是立刻就能达到峰值。”

    “哦,还有一点,你们不克不及杀它。其实这点,说了也没用,你们杀不死它的,除非……他的实力达标,且有办法定位它的真身。”

    智者主宰口中的“他”,正是其目光正看着的……卡艾尔。

    “不过,就算他能做到,你们依旧不克不及杀它,甚至伤害它,都要尽量避免。”

    安格尔:“为什么?”

    智者主宰:“大宝、二宝、小宝听我的话,但更听它母亲的话。相信我,真要正面对决,你们会更乐意面对幽奴。”

    智者主宰说这番话的时候,表情很郑重,是真的在对他们做出示警。

    这意味着,一旦他们伤害了幽奴,它的三个孩子可能都会与他们敌对。而幽奴的三个孩子,哪怕在智者主宰的口中,都是……危险的?

    至于为何危险,智者主宰却是不肯意再说。

    智者主宰说到这里后,停顿了很长一段时间,仿佛是给他们协商的时间。

    众人也在心灵系带里就智者主宰所说的话,进行了分析。

    目前已知信息,幽奴基本上已经确定,是她留给众人的考验,并且,还不必然是唯一的考验,很有可能只是考验之一。

    大宝、二宝、小宝也不必然不是考验,只是一旦它们成了考验,智者主宰有办法说服它们放水。

    幽奴是他们必然会面对的考验,但他们又不克不及伤害幽奴。

    按照智者主宰给出的信息,唯一通过考验的办法,就是抵达智者大殿。幽奴不会进入智者大殿,到了大殿就等于考验结束。

    可智者主宰明确说过,幽奴就算处于隐藏状态,也能占满整个走道。

    也就是说,他们哪怕发现了幽奴隐藏在哪,也无法通过走道。

    那他们该如何抵达智者大殿?

    logo:tian200402cn:logo
友情链接:重庆彩票  有料体育  七星彩  欧洲杯下注APP  七乐彩  体彩排列3  欧洲杯下注APP  七星彩  王者荣耀竞猜  王者荣耀竞猜  真人平台  彩界元宝就看一个独胆  澳洲幸运10  欧锦赛投注  王者荣耀竞猜  欧洲杯投注  澳门六下彩  体育彩票软件  手机投注  欧洲杯下注APP  体彩排列3  球赛押注  欧洲杯下注APP  欧洲杯买球  欧洲杯下注APP  彩合网  欧洲杯盘口  菠菜软件  欧洲杯买球  pg电子游戏官网  体育彩票软件  白小姐六肖选一  电竞菠菜  欧锦赛投注  UFC押注  UFC押注  澳洲幸运10  三分赛车  真人平台  欧洲杯盘口  有料体育  乐购彩  欧锦赛投注  王者荣耀下注  球赛押注  有料体育  澳门六下彩  白小姐六肖选一  七乐彩  球赛押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