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六十八章 大热天的
一本读|WwんW.『yb→du→.co
    带来死亡的黑色蝴蝶在空气中飞舞,大气中的冰雪精灵们纷纷噪。https://m.88quanben.com/

    凛冬的女王打了个冷颤,她怕不死吗?

    曾经作为凯尔特神系司管死亡的神明,她从不畏惧死亡——直到,作为神明的她,不知从何时开始,也被被人掌管着她的生死。

    灵魂被投放到了圣光的国度,继而苏生,她比任何时候都要热爱新的生命……也学会了害怕死亡。

    与一个一般到不克不及再一般的人遇见死亡般无二,凛冬的女王此时脸色无比的苍白,“白雪被逼人绑走了,对方要求,必需我一个人前去!”

    近乎尖叫般的声音响起。

    黑色的蝴蝶停在了她的鼻尖处,轻轻地颤动着翅膀,凛冬的女王大气也没敢喘一下,一滴冷汗暗暗地滑落,黑色蝴蝶翅膀的扇动仿佛缓了下来。

    霍——!

    然而,犹如即将要停下的翅膀,此时却直接燃烧了起来,女仆小姐清淡的声音与此同时响起。

    “莫瑞甘,你没有变得更聪颖一些吗。”

    凛冬的女王脸色微变,“【盖亚之书】!我可以告诉你它的使用方法……你虽然拿走了它,但你并不知道它的使用方法!”

    书并不是拿在手中就能用,如果没有莉莉斯传授的使用方法,在给她十年的时间,也未必能够找到对应的开启办法……以她一个神系死神的知识量尚且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她不相信这个女人,只不过夺走了【盖亚之书】短短数天的时间,就能够彻底参透。

    打又打不过,书又被夺去,没有了【盖亚之书】走又走不掉,简直就像是被命运恶意作弄一般!

    “迟早会知道的。”女仆小姐淡然道:“对我来说,这并不是很急切的事情。”

    于是,更多的蝴蝶停落在了凛冬女王的身上。

    “我可以帮你对蛤莉斯!”凛冬的女王惊恐道:“我可以帮你诱杀她!她还不知道这些!”

    女仆小姐面无表情道:“这些蝴蝶,将会成为你的坟墓,毕竟再怎么说,你也曾经是神明……我会让你体面一些的。”

    “你已经毁了凯尔特神系!”凛冬的女王瞬间崩溃了般,凶恶尖叫:“你还要再杀我一次!”

    女仆小姐没有说话,只是蝴蝶越来越多,渐渐地将这位凛冬的女王覆盖。

    “一起死吧!”凛冬的女王忽然狂笑,可怕的冰雪神力自体内爆发,黑色的蝴蝶们,纷纷被冻结成冰,自她的身体上掉落!

    女仆小姐面无表情地不雅察。

    “我是凛冬的女王!这个国家最强大的人!”女王陛下高呼道:“大气中的冰雪精灵啊……都匍匐在我的脚下吧!”

    “你是不是又想要念咒语?”女仆小姐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这话让酝酿了好久恼怒的凛冬女王不禁顿了顿,好不容易才积聚起来的气势立刻弱了三分。

    “你们凯尔特的家伙,为什么那么喜爱念咒语。”女仆小姐缓缓说道:“犹如是叫做…固有结界之类的?”

    “你懂什么!”凛冬的女王厉声冷喝。

    女仆小姐吁了口气,摇了摇头,“其实,有念咒语的这个时间,我已经可以杀死你一百次了……比如这样。”

    满地冰封的蝴蝶,瞬间复活,黑色的火焰直接气化了身上的冰晶,再一次停落在了凛冬的女王身上。

    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让凛冬的女王瞬间发出了凄绝的惨叫。

    “你不克不及杀我……我是白雪的母亲……我死了,她的悲恸将会冻结这个国度……你休想得到这个世界的书页……你不克不及!”

    然而燃烧的黑焰却瞬间大作,甚至直接灌入了这位凛冬女王的口中,直接焚烧她的体内!

    “该怎么说呢……”女仆小姐缓步走来,“其实,从你选中了这个身份进入这个世界开始,你的下场就已经有结果了。莫瑞甘,你应该庆幸的是,出手的人是我。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

    凛冬的女王只剩下一双充血的双眼,无数的恐惧与绝望都在这里。

    “这位小公主,可是连我也会……稍稍嫉妒。”女仆小姐微微一笑,“知道吗,我从来没有因为毁灭了凯尔特神系而感到后悔……毕竟,我实在曾经是天国的刽子手。至于你,如果不是你再次出现,我甚至不会想起……可有可无的。”

    凛冬的女王一双血眼猛然瞪大,她想她会死不瞑目。

    最终,黑色的蝴蝶彻底吞噬了她。

    蝶葬!

    ……

    它们缓缓散开,然后徐徐消散在大气之中,凛冬的女王最后,仅有一团灵魂剩下……灵魂,缓缓地漂浮到了女仆小姐的掌心之中。

    一根旗杆此时自地面浮出,散发着不详的气息。

    “第十万个。”

    女仆小姐将手中的灵魂送入了旗杆之中……当它彻底展开的那一天,将会有十万神明的灵魂怒吼。

    旗杆悄无声息地沉没,女仆小姐静立了半晌,才忽然开声道:“你可以进来了,南小姐。”

    只见一道灰蒙蒙的雾气,此时缓缓地飘入了房间之中,随后化作了南小姐的本体……南小姐此时不寒而栗地站着。

    ——TM的,上次已经见过这位女仆大人撕人了,这次仿佛更加可怕一些!十万个……十万个神明的灵魂?这是要做啥子嘛!

    “您…您有什么叮嘱吗。”小楠姐姐不禁下意识地用上了敬语。

    “南小姐,有一份工作很适合你的。”女仆小姐微微一笑:“你有兴致出演凛冬女王这个角色吗。”

    “?-?!”

    她当场就差点没忍住要卧槽出声了……要优雅啊!

    ……

    ……

    凛冬王城,行馆。

    初春的王子殿下正在阅读着一本凛冬之国的奇物志,仿佛看得有些入迷了,不知不觉就过了日落。

    “殿下,可以用餐了。”

    王子殿下揉了揉眉心,将奇物志放下,昂首一看,只见门前一名浑身铁甲覆盖的壮汉,此时正捧着食物盘走入。

    “只有你一个吗,卡兹。”王子殿下轻声问道。

    “有什么问题,一直都是我给您送餐的,不是吗。”卡兹嗡声说道——因为头盔的存在,是看不到表情的。

    “平时没什么问题。”王子殿下却笑了笑道:“不过伽玛和雷妮娜既然来了,那么就有问题了……她们,出去了吗。”

    “这个我不清楚。”卡兹摇了摇头。

    王子殿下只是微笑着看着这位高壮的铁甲壮汉。

    “好吧……”卡兹低头道:“她们实在出去了,但是去了什么地方,我真的不知道。”

    “多久了。”王子殿下想了想道。

    “大半天了。”

    王子殿下沉吟了会儿……他忽然看向了庭院的标的目的,只见庭院中的花花草草与树木之中,此时飞出了几个拳头大小,闪烁着萤火般微光的光团,缓缓地飘到了他的身边。

    “你们,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吗。”王子殿下低声问道。

    卡兹见怪不怪地看着这一幕……初春的王子,是被精灵所眷顾的人。他能够与大气中所有的精灵交流,继而获得信息。只要是大气中的精灵所知道的,王子也能知道——近乎全知。

    此时,只见王子殿下与精灵们交流过后,露出了一抹苦笑,卡兹便直接问道:“殿下,是否出了问题。”

    王子殿下一脸无奈似的道:“应该还是大问题……准备一下吧,我要出一趟门。”

    ……

    ……

    月明,繁星。

    没有冰雪暴的凛冬,繁星璀璨。

    星光点缀在了黑色的魔镜镜面之上,仿佛又是一片深奥的星空般——距离王都城外不远的一坐风车磨坊之中,两名身穿着黑色斗篷的家伙,此时正蹲在了魔镜之前。

    它们为了争夺谁首先向魔镜提问的关系,而一直没有分出先后——所以,两个人都没有成功提问。

    小公主好早之前就醒过来了——她被绑在了一根柱子上,此时正好奇地不雅察着这两个黑袍人,感觉她们很有趣。

    声音听出来了,是两个女的。

    “阿谁……已经很晚了,我可以回家了吗?”小公主此时昂首看了看天色,“太晚回去的话,母后会害怕我的。”

    两位黑袍立刻一怔——争夺魔镜的发问权太认真了,这凛冬的小公主什么时候醒来的,竟然没有在意!

    “回去?谁说你可以回去的。”那位神力脆弱的黑袍直接奸笑了声,“我们带走你,就压根没想过让你离开,别天真了!”

    “但是,我真的不克不及太晚回家的。”小公主仿佛有些急了,“要不这样吧,我明天再来这里陪你们好了。”

    神力脆弱的黑袍直接说不出来话来……这公主,是不是没有搞清楚状况来着——然后,让她惊讶的一幕发生了。

    只见绑缚着小公主的绳索,此时忽然松开掉落,脱困了之后的小公主,微笑着与空气说道:“谢谢你们啦!”

    “传说中,凛冬的小公主也是一位被大气精灵所眷顾的人,看来……”神力稍弱的黑袍声音低沉,“与殿下一样的人么……”

    “阿谁,我真要回家了。”小公主此时拎起了裙摆缓缓一礼,“不过你们安心,我明天会在来这里的。”

    两位黑袍此时面面相觑。

    神力脆弱的那位打了个激灵,直接上前便抓住了小公主的手臂,“你还不克不及走!”

    “伽玛——!”

    就在这个时候,神力稍弱的黑袍忽然惊叫了一声。

    与此同时,风车磨坊的大门,瞬间炸开,一股冷流直接灌入其中,瞬间冰封了地面——与此同时,一根冰锥更是直接射向了神力脆弱的黑袍…伽玛!

    碰——!

    神力的屏障与冰锥碰撞,炸出了无数的冰尘土……伽玛接连后退了两步,她身上的袍子以及衣帽,甚至被碎裂的冰屑打出了大量的空洞。

    只见磨坊的入口处,两道人影缓缓走入。

    “母后!”小公主此时惊喜地叫了一声,然后更惊喜地又叫了一声,“还有…还有姐姐!”

    她连忙跑向了门口处,飞快地来到了【凛冬女王】的身边,眼睛儿一眨一眨地,好奇地不雅察着。

    “你没事吧。”【凛冬女王】此时关心地问道:“这两人,有没有伤害你?”

    小公主摇摇头,却有狐疑道:“母亲,你犹如,有些不一样哦。”

    “我…我是太害怕你了。”【凛冬的女王】缓缓地吁了口气,“先不说这些了,等处理了这件事情之后,回去再说,你站后面去吧。”

    小公主乖巧地点了点头,便快步地走到了【凛冬女王】的身后,并且好奇地不雅察着姐姐大人。

    姐姐大人和母后一起出现,实在很让她不测。

    此时。

    “不愧是凛冬的女王。”初春的魔法师第一,此时索性将黑袍掀开,露出了一抹奸笑:“不过,我记得应该是只准许你一个人来罢了。”

    “你是…伽玛小姐?”【凛冬女王】不禁露出了一抹惊容……但更多的是稀奇之色!

    “哦?”初春的魔法师第一微微一笑道:“本来连凛冬的女王陛下也知道我的名字,这将是我的荣幸。”

    ——我TM的不仅仅知道你的名字啊,我还知道你其实是……

    ——卧槽,这是什么事?

    【凛冬女王】下意识地看了眼身边的女仆大人,禁不住又偷瞄了一眼此时飒爽的初春魔法师第一伽玛……这究竟要怎么的孽缘,才让这两位姑奶奶,能在这个鬼地方也能够碰上的啊?

    上次这两位正面刚的时候,如果不是老板及时出手……三号子世界的神州怕不是最终也会被打爆?

    “伽玛……本来,你叫伽玛。”女仆小姐此时眯起了眼睛:“还真是,不怎样的名字呢。”

    【凛冬女王】瞬间色变。

    女仆大人上来就直接毒舌……这究竟是有多大仇?

    只见伽玛却轻笑了声,“对不起啊,我名字不好,污染了你的耳朵……不过,也是因为你先玷污了我的视线,就算是打平吧。”

    女仆小姐淡然道:“果真,不管在哪里,都是一样地让人……算了,毕竟我今夜过来,也没想过要讲道理。”

    伽玛奸笑道:“报上名来吧,我可以不会欺负无名之辈。”

    “请安心。”女仆小姐轻笑道:“我会让您用身体的每一寸,来谨记我。”

    嘭——!

    脆弱的神力在伽玛的体内释放,形成了璀璨的金色火焰,只听见她直接说道:“雷妮娜,阿谁凛冬的女王就交给你了……这个女人,实在是让我莫名的火大啊!”

    “呵。”

    女仆小姐一伸手,一柄散发着不详气息的旗杆瞬间从地上冒出……握入手中。

    【凛冬女王】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

    ——TM的,这不是最终手段之类的嘛,怎么说用就用,这怕不是又是一场生死之交……

    后面,小公主眨了刺眼睛:喵喵喵,姐姐大人好帅哦!

    ……

    ……

    ……

    ……

    003号子世界,宠物病院。

    正在游戏中全力厮杀的神州真龙忽然打了个冷颤……从头顶到脚板底的那种。

    神州的真龙此时下意识地哆嗦了一下,拉开了窗帘,看了眼火辣辣的太阳,“稀奇……大热天的?”

    logo:tian200402cn:logo
友情链接:欧洲足球锦标赛  东方6+1  一定牛  彩合网  体育彩票软件  CBA押注  体育彩票软件  七乐彩  七乐彩  重庆彩票  足球竞彩软件  欧洲杯买球  欧洲杯下注APP  七星彩  真人平台  白小姐六肖选一  澳洲幸运10  体彩排列5  欧洲杯盘口  欧锦赛盘口  欧洲杯下注APP  乐购彩  欧洲杯买球  重庆彩票  澳洲幸运10  王者荣耀竞猜  真人平台  pg电子游戏官网  盖世独胆王  重庆彩票  欧洲杯买球  欧洲杯盘口  体彩排列3  真人平台  乐购彩  白小姐六肖选一  有料体育  CBA押注  欧锦赛投注  欧洲杯下注APP  LOL盘口  电竞菠菜  七乐彩  欧洲足球锦标赛  王者荣耀竞猜  欧洲杯下注APP  CBA押注  足球比分网  体育菠菜  欧锦赛盘口